关于

【三九】你既无心 4

    执掌太医院已近十五年的何太医,一大早被小厮吵嚷起来的时候,心情是很糟糕的。碍于皇帝急诏,不情不愿唤来收拾好药箱的幺子,上了从宫里抬来的软轿。只是一进了皇上的寝宫,何太医在软轿上颠出来的睡意瞬间消失殆尽,整个人都吓清醒了。

    寝宫里一片狼藉,翻倒的桌椅,撕裂的床幔,地上还有些花瓶的碎渣。九王拥着被子呆坐在龙床上一言不发。

    何太医一见这架势就知道自己不能多嘴,搞个不好,这身家性命就赔在这里了。只敢拉着幺子跪伏在地,不敢抬头。

    “你还跪着干什么?去给九王看看!”一声满是怒气的呵斥惊醒了何太医,抬头只见齐晟从外进来,手上端着一碗汤。何家幺子在身后扶了一把自己的老父亲,何太医两步急走上前,冲坐在床上一直都没什么反应的九王行礼:“九王殿下,我给您把把脉吧?”

    齐翰仿佛没有听见似得,并不曾回应,何太医也不敢催促,仍是躬身等候,心里却很是疑惑。九王从来都是斯文有理的,自己这么一大把年纪了,平日里遇见九王,九王都不曾让自己跪地行礼。如今怎么一点反应不给。

    齐晟叹了一口气,把手里的汤碗递给随侍身边的强公公,上前坐到床沿边。他能感觉到随着自己的靠近本来毫无反应的人身体一缩。齐晟心里有些叹息。他伸手从背后把齐翰圈在了怀里,给人拉好被子盖到肩膀然后牵着人右手伸了出来:“何太医,你好好把脉。”

    何太医抹了一把额上的汗珠,小心的搭上九王的手腕:“九王殿下脉象成虚脉,精神气血都有伤损,不过重伤之下,这样的脉象也属正常。观之神色,苍白有余,多煮些补血益气的药膳,好生养着就好了。”

    何太医手一放下,齐翰就抽回了自己的手臂。齐晟想了想,唤来强公公近来身前,耳语一番。强公公领命招手带所有宫女侍卫们退到殿外。何太医见此架势更加心惊。“何太医,你在太医院呆了这么多年,朕相信你的医术,也相信你知道分寸,知道什么话该说,什么话不该说。”

    何太医心里暗道还好把幺子赶了出去,赶忙跪下磕头:“老臣明白,老臣自当不会多言生事。”齐晟盯视许久,才缓缓开口:“九王的眼睛。。。看不见了。”“什么!”何太医一声惊呼,条件反射去看九王的眼睛,果然以往总是带着温润笑意的眸子如今变得一片空洞。

    齐翰也听到了何太医的那一声惊呼,忿忿的扭头逃避着。

    “皇上,九王殿下之前是后脑被击伤?”何太医拱手恭敬的问道。齐晟勉强点头。一想到小九失明是他造成的,齐晟就恨不得扇自己一个耳光。何太医点头:“头为诸阳之会。”“解释一下。”

    “因为手足三阳经均会聚于头。人体十二经脉中,手三阳经从手走向头部。手足三阳经在头面部的循行有前额、两侧、巅顶等不同部位。”何太医细声细语的解释道:“所以头颅是最为复杂而又脆弱的。九王殿下的失明现在没有更好的法子,老臣每五日为九王施针一次,再开个方子,到时候请每日戌时熬制汤药服用。只是方子有八种药材,请先单独煎配。以免乱了药性。”

    齐晟点头:“行,朕知道了,何太医你留下方子就先退下吧。”何太医叩首:“微臣先行告退。”待何太医退出殿外,齐晟欣喜的握住齐翰的手腕:“小九你的眼睛有可能治好,你别怕。有什么不满跟我讲,好不好?只是别摔东西,那些瓷片等下别扎到你脚了。”

    齐翰不做声,齐晟也习惯了,只拥着齐翰坐在床边。得知小九的眼睛有办法治好让齐晟精神放松下来。从清晨突然醒来到小九怒起翻砸寝宫,他一直时刻紧张着。

    怀抱着齐翰温热的身体,温暖的火炉烤的齐晟有一点打瞌睡。他闭了闭眼打算偷个小懒,所以没看见齐翰在被子下握的死紧的拳头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∩__∩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TBC


丢个更新上来

超级困,睡觉去了 😪

评论(10)
热度(56)

© 青团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